163贵州人事考试信息网
网站首页 自考网校 专业计划 历年真题 自考辅导 报名报考 成绩查询 自考365网 买自考书
当前位置:主页 > 自考网校 >

孤独的跑者,一波一波的超过了我

日期:2017-07-12 11:34

    贵阳马拉松,今年是第二届,首届没有全程。为了感受邻居夏季马拉松特有的味道,守候报名。真搞不懂,是咋回事,报名时间一推再推,马拉松举办时间也跟着推迟,比赛场地改变。那么大的一个国际赛事,就出现那么多不确定,难道是政府对马拉松赛事的不重视?不管政府咋样去看待马拉松,对于跑马爱好者来说,不是特别在意那些。更注重比赛线路环境,当日后勤保障,补给服务等等。

由于比赛起跑场地离花溪有一段距离,组委会安排摆渡公交,而且在早上五点二十出发,离我们驻地有一公里多。为了不漏掉公交,大家四点得起床,洗漱,吃头天准备的干粮,这样超强度的透支,干粮能耐得住吗?

步行赶到公交摆放地带,前面的车辆已经拥挤不堪,本以为后面的车车稍微好些,走到底都差不多,只能找一个相对松一些的公交车挤上去。车还没有启动,人都已经疲惫,大汗淋漓,更不说还要站好长一段时间。拥挤的公交,人满为患,驾驶员也舍不得打开空调,难道贵阳特殊气候关系吗?公交都是几十年代车一样,车窗可以打开,好像没有空调一样。缓缓启动的公交,改变不了闷热,主要是装的人太多。几十辆公交一同前进,慢摇紧摇,绕着跑道向起跑点跟进,一路红绿灯也不少,折磨一个小时到达起点,已经精疲力尽,还有经历战胜那42.195公里?随着人潮涌动,直奔起跑点,晃一圈也没有看到寄存衣服地方。想找一个厕所都难,一万五千人就在公路上游荡,等待鸣枪。再次搜罗,终于找到寄存点,围起来的围墙临时开一个大口,所以要寄存的都在院内待建工地,厕所也是临时用花油布圈起来,估计场内环境很差,山上已经摆满随意大小便的男选手,肥了一片地。在那样的环境下,那还顾得上面子。曾经的北马不也湿透红墙,没有人会担心红墙被冲垮。政府不用心做事,伤的也是他们的脸。回到场地,人声鼎沸,离起跑时间越来越近,各就各位,期待鸣枪那一刻。

七点三十准时鸣枪,三千全程,七千半程,五千三公里迷你,纷至踏上起跑线上,呐喊声,此起彼伏。

起跑就是一个大下坡,憋半天的尿尿找不到地方放,绕着青岩古镇环线跑一圈进入一条宽阔大路,路边正好有玉米地,憋不住的跑友纷纷踏在路边,抽水机不停浇灌玉米地,我也随着人流将就放松一把,至少二分钟,这篇整巴适了。歇下包袱,轻松上路,状态持续。一个五公里,二十七分多,接下来的几个五公里配速都差不多,都在二十七分钟多一点,前半程下坡多。精神状态还不错,也许是为了最好状态让骑行大哥拍照吧,在头天约定地方,不停搜罗,没有见到影子,以为骑行大哥错过时间。正纳闷着,熟悉的身影正在桥头张望,跑步的人太多,眼睛看花,没有看到我影子,马上提醒提醒大哥,回神拍了几张片片,贵马就这段路两边的市民观光者最多,看到人群,表现欲望来了,跳高起来,拍了一张。接下来悲催日子开始,离开花溪公园大桥,前面遇到一个同房跑友林哥,身体出状况,放慢速度。当时我状态还不错,超过了400兔子。离折返还有一公里左右,身体状况突然直下,呼吸很难调整过来,眼睛逐渐模糊,总是不听使唤,特别想睡觉。自己无奈的迈开步子,有一种让人晕厥的感觉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?难道是传说中说的要猝死吗?我不相信自己会发生那样的事,继续坚持。折返点后,一路缓坡继续前进。当时真想遇到一个熟悉身影,聊聊天,分散注意力,左顾右盼,只能是陌生的脚步声。回到花溪公园桥,骑行大哥提前静候,这盘不得错过,这是我贵马最后一点激情。离开骑行大哥,状态一下降到冰点,瞌睡虫折磨得更厉害。二十五公里,三十公里,直到三十八公里都没有清醒果,补给处还特意用水来浇头,身体,始终没有办法清醒,当时好想躺在路上睡一觉。但大脑提醒自己不能放弃,毕竟那么多次都顺利完成,大不了时间长一些。坚持,坚持,再坚持。一路的缓上坡

折磨不少人的意志力。这一路没有一个观众,大不了就是隔一段距离有一个志愿服务者为你加油。孤独的跑者,一波一波的超过我。四十公里路牌摆在面前,时间已经四小时六分钟,最后二公里多 ,相信自己能完成。

瞌睡虽然没有了,还是跑不起来,反正就二公里多路了,慢慢走都能完成那就。既然不能破自己记录,结果已经不重要,在乎在路途中那个过程。五百米,三百米,一百米,终点计时显示摆在眼前,大部分跑友已经在终点休息拍照,我也即将完成自己最艰难的一次马拉松,时间定格在四小时二十二分二十多秒。克服一路瞌睡,坚持完成这次征程。

本想出线后领取自己寄存包,但组委会没有摆渡过来,手机放寄存包,终点拍照就这样放弃。本想找找熟悉身影,可惜一个二个都不晓得在哪里。

终点在青岩镇,离起点还有好长一段距离。由于自己时间安排紧凑,不得逗留,赶紧步行半小时到存包点,领取自己存包。但摆渡车又没有办法提前回花溪,找了一个摩的,说好二十到花溪,最后只拉我几公里到青岩镇外公路边,叫我搭乘中巴回花溪,想到只多花四元钱,而且相对安全,也没有跟摩的师傅多理论,被敲也认了。

回到酒店,赶紧洗簌,外面吃了一点面条,直奔骑行大哥家楼下。

花溪离机场也有好几十公里,幸好是开车送过去,要不真误点。非常感谢骑行大哥,辛苦了。

每次机机都晚点,本以为下午好些,算好时间到南京可以坐上晚上八点三十机场大巴到淮安。哪晓得,5.35的机机晚点到七点都还没有反应,不会是机机找不到回家路了吧。等嘛,习惯了等待。终于通知登机,到达南京晚上奔十。幸好南京到淮安最晚十点三十,这盘莫有问题到达涟水。

坐上大巴,驾驶员说过,路上没有特殊情况凌晨一点三十到达,告知接车时间。凳子上彻底放松,一溜烟就到达淮安,也许是太疲惫,路上所有一切都茫然不知。

大巴准时到达淮安,淮安到涟水半小时车程,大排档涨点,回到住地已经凌晨二点多,一闭眼,再睁眼,两天就过去了。